您的位置: 广元资讯网 > 育儿

虚实战纪 一百二十七、离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44:59

虚实战纪 一百二十七、离间

虽然现在苍齐能依靠苍炎暗中的力量夺得家主的位置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在家主这个座位上长久的坐下去。

既然苍齐能逼自己的父亲让位,那么明显各方面都绝不会输给他,对苍家的贡献又大的苍梵,不就更有可能逼苍齐让位吗?

正因顾虑着这些,苍齐才会与苍鼎对着干,他不是不在乎苍家的利益,只是为了自己的地位,他宁可让苍梵担上许多罪责,至少也要让苍梵永远也不能染指家主的位置才行。而在此基础之上,苍齐还是很乐意让苍梵发挥自己的才干的。

虽然不清楚这许多细节,但几乎在座的所有人都隐约明白苍齐的想法,不由暗自腹诽。

看来苍齐当上家主之后,苍梵果然不会有机会当上少主了,而且说不好苍齐就会借这次机会给苍梵定个什么罪名,让他永远都不能窥视家主之位。

“果然,提及苍梵是对的。”

周邈的眼底掠过一缕精光。

就算没什么事,苍齐恐怕都还要找事弄到苍梵身上呢,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个现成的陷害机会呢?于是周邈和廖蕾没有再费什么口舌,甚至连被关起来的是谁都没说,苍齐便同意让他们去见苍梵了。

“既然你们怀疑他,苍家就不得不证明他的清白。”苍齐一脸严肃的说着,随即叫来一个手下,用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道:“去把梵少爷请来。”

那人立即低声领命,随即苍齐挥了挥手,便有人解除了覆盖祠堂的禁制,然后,那个手下便迅速离去了。

苍齐并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,旁边的苍鼎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两人都没有再去理会周邈和廖蕾,而是与那些前来观礼拜访的旧识们低声聊了起来。

没过多久那个手下便回来了,一看见他出现,就仿佛约好了一般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那人靠近过来,向苍齐恭敬的说道:“禀家主,梵少爷不在房间内。”

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闭目养神的苍鼎,苍齐便微微皱眉一副惊讶的样子道:“不在?这就奇怪了,他会跑到哪里去呢?”

说完他看向周邈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抱歉,等我们找到了苍梵,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周邈突然的开口让所有人都是一愣,随即觉得有些奇怪。

明明是她在仪式刚结束就气势汹汹的冲上前去,当着所有人的面责问苍齐,问他要人,现在却又说不用了,难道,这真是一出闹剧?

不理会众人疑惑的眼神和苍齐明显变得不友好的目光,周邈只是淡然的取出那仿佛小镜子一般小巧的通讯器,按了一下道:“我已经联系上了他们,应该马上就可以知道是在哪里了。”

然后,周邈对着通讯器说道:“给个信号吧,我好过去找你们。”

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声巨响,随后不远处升起了翻滚的烟尘。

就像是有什么房子被爆破了一样。

闭目养神的苍鼎猛地睁开双眼,低喝一声:“放肆!”

然后,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时

,他便贴着地面飞掠出去了。

所有人都鸦雀无声,只是静静的看着苍鼎消失。

周邈平静的收起通讯器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随即毫不犹豫的跟着苍鼎掠出去的方向,朝烟尘升起的地方走去。

廖蕾看看苍齐,轻轻勾了下嘴角,接着头也不回的跟着周邈走了。

从苍鼎没有跟他说一声就自作主张的离开起,苍齐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,现在两个小辈竟然也无视他长辈加苍家家主的身份,苍齐的眼角不由得微微抽搐。

但是,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举动,只是说了一句“诸位请自便”,便一挥袍袖跟着离去了。

客人们互相看了看,都忍不住勾起了嘴角。

本来是过来观礼,还以为会很无聊,谁成想,居然会变得如此有趣。

不去看看,岂不可惜?

于是,便有许多客人都起身跟着苍齐走了,年轻人基本都在其中,当然留在位置上的也不少,毕竟,不是所有人都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的。

等到了翻滚着烟尘的地方之后,所有人却都吓了一跳。

空旷的院子里,站着五六个沉默的苍家守卫,似乎是刚刚赶到的,他们站成了一个宽松的包围圈,都警惕的看着圈内的季海云和南宫飘。在两人身后,还有一个躺在地上被蓝色光幕裹得严严实实的人,而更后的位置则是坍塌得不成样子的房屋。

白露正站在废墟之上,手中握着一柄闪烁由破军凝成的白金色利剑,嘟着嘴一脸倔强的看着离她没多远的苍鼎,目光中满满的都是不友好,左泠则微笑着站在白露跟前,挡住阴着脸的苍鼎投向她的阴冷目光。

不用问,那已经残废了的房屋百分之一百是白露的杰作,而苍鼎之所以还没有动手收拾白露,恐怕都是因为他眼前那个一脸从容的左泠。

同为五大世家,没有谁会愿意先挑起事端,就算辈分有差也不行。

看到自己的地盘被折腾成了什么样子,苍齐眼角不由得突突的跳着,似乎再也维持不住那平淡的模样,他阴沉着脸说:“你们都平安无事的,不是吗?苍梵根本就不在这里,我看你们根本就是自己迷路而已,还在这里无理取闹!”说着,他看向南宫飘,低吼道:“你!好歹也是南宫家的人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这里撒泼胡来吗?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苍齐……不,苍家主。”

说着左泠笑眯眯的转向苍齐,看着苍齐被直呼其名时抽动的眼角,他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从容:“我们可不是撒泼,也没有胡来,我们可是费了一番功夫,才从你们苍家的‘研究天才’苍梵手里逃出来啊!所以……这里变成这样,也就情有可原了吧?”

刻意的把“研究天才”四个字加重了发音,看着苍鼎和苍齐脸色一瞬间的变化,左泠的微笑不由得更加温和了。

看看周围的客人并没有理解那个词语,苍齐立即引开众人的注意力,问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么,左公子,你应该知道苍梵在哪里吧?”

“当然了,就在你面前呀!”

说着,左泠指了一下地上那个蓝色的“粽子”。

这下,不只是苍齐,就连那些客人的脸色也变了一下。(未完待续。)

牡丹江治疗阳痿费用
湘潭治疗阳痿费用
抚顺治疗白癜风方法
牡丹江治疗阳痿医院
湘潭治疗阳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