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广元资讯网 > 育儿

破世魔神 第六十九章 蔓填窟蛇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6:35

破世魔神 第六十九章 蔓填窟蛇

严誉涵回味起之前和那少女的香艳场景,着实心境有些扑通乱跳。不过旋即便是释然了,他知道,唯有实力才是真正对于他重要的。而后,打坐定身,周身环绕着沌力和精神力。依旧还是心分二用。对于此严誉涵已经是初出茅庐。做到同时修炼沌力和精神力,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

在偌大的森林之中,一位少年沉声不吭坐在那,唯有身上漂浮的气流,才能让人所发现,不然就算是眼里再好也是无法关注到。十几头体型颇为细长的爬行沌兽正停留其中,这种爬行沌兽名为蔓填窟蛇,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猛禽,性子极其火辣,一般出来猎食时都是带着自己的团队,唯有合作

。虽说这些蔓填窟蛇的实力普遍在沌化境一星,但数量却是有数十只,就算是给严誉涵来对付也会头皮发麻。

要知道现在的严誉涵实力也是沌化境一星,而对付同样实力处于沌化境一星的数十只沌兽,可不是容易的。一不小心,小命可能就会丢掉。

这些蔓填窟蛇,虽然战斗力比不上同境界沌兽,不过却好在持久力极强,以及还可以施展毒攻。若是一不小心被其毒液沾染上,就算是不死,也需要好好疗养一番。除非有疗伤的丹药才可复原。曾听说过,数百个沌化境的蔓填窟蛇的围殴,竟然是将比自身高一个大境界的沌兽所嗜杀。这足以让人体会到团队的力量。

严誉涵此刻虽说是闭目修炼,但自身的敏感还是极强的,对于周身窥探着他的不速之客,倒也是颇为了解。

当然以他的见识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,这些都是小人所告诉他的。

修炼了三天的时间。严誉涵一直在打坐双重修炼中度过。虽然途中因为蔓填窟蛇醒转过几次。不过他也并未出去。而那蔓填窟蛇也是不敢轻举妄动,它们虽说是沌兽,不过也有看穿实力的眼力,在森林中混了这么久,要是没有这点眼力,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。一直待在河畔附近。渴了就喝河水,饿了就抓鱼来烧烤,反正这样的舒适日子也就这样顺顺当当的过了三日。

而严誉涵也可以察觉到,树上所围聚的蔓填窟蛇数量也是越来越多,要是粗略计算的话,估计都有五十来只了。而严誉涵也算是好运,在昨日接触到了瓶颈,顺势突破到了沌化境二星。看着气势、实力增长的自己,严誉涵也是轻笑出声。想想半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废物呢?

而自从穿越而来,遇上了缪从从这种不靠谱的师傅,天天光顾着睡觉这一门事业!自己竟然还能实力突飞猛进。若是让一些人知情的话当真令人咂舌。

轻笑出声,严誉涵犀利的目光陡然凝视于树上方的蔓填窟蛇,持起了长戟,喃喃道:“不是要吃了我吗?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吃谁!”

脚步微微一挪,暴起而跃,脚掌在地面一踏,身形闪电般的对着树上的蛇影狂射而去。

腾空数米,再挥挥长戟,一截树便是应声倒下。轰然入地。场面无不沸腾。

树上的蔓填窟蛇也是反应迅速,规避而开。同时阵仗摆开。蔓填窟蛇都开始集合与其,纷纷绕来。围绕在严誉涵的周身。嘴中的凛人毒气迅速弥漫,淡淡的雾气,将严誉涵也是包裹在其中,好像根本就是跑不了了。

严誉涵低皱眉头,对于这种沌兽之间的配合他倒是见过,可是想蔓填窟蛇这般的默契配合却不少见。只好屏住呼吸,若是一不小心吸入这种气体。战斗力绝对会下降许多。而若是这样的话,那可就是危险了。

被这些气体所包围,就算是淡定的严誉涵脸庞微微变色,都不得不低语了一声:“这下有麻烦了。”

严誉涵只是稍稍吸入一丝这毒气,便是感觉身体内的沌力运作缓慢了一丝。若是大量吸入体内的话,估计就连沌力都会枯竭。

蔓填窟蛇的阵仗有些磅礴之意,又有毒气相助又占着蛇的数量之多。对付起严誉涵来说应该没有那般的困难。

严誉涵也是不能藏拙了,当即沌力磅礴而出,即可沌力化形,构造出一个小盾牌状的器物,左手端持着,而右手却是手握长戟,一副侍卫的样子。有了这沌力化形,严誉涵感到的实力也是强悍了许多。在几个周旋之间,斩杀了数头蔓填窟蛇。

手掌紧紧的握在长戟和盾牌之上,盾牌用来防身,而长戟则是用来刺,随着一声轻响,长戟又在一头蔓填窟蛇之上插出了一个深深的印记。伴随着殷红的血迹潺潺流出。

打蛇打七寸,这个道理严誉涵还是知道的。挑准时机之间,严誉涵便是横扫了大半的蔓填窟蛇。而至于受伤还是有的,手臂上的毒蛇牙印刻骨铭心。

蛇少了,喷发而出的毒气自然也是少了许多。严誉涵不必再屏气,而可以放肆的杀戮。

更新(√最快上;:ti$》

一刺,一挑,再一撮。对于这劫天战戟的战技的第一式,严誉涵已经是熟练了许多。毫不多费一丝气力。完全恰到好处的击在蛇的要害。

而后方突然一股强横的气息陡然传来。严誉涵不由得脸色微变。而看到后面数十米长的巨型蔓填窟蛇后,有些心惊。要说实力的话,这巨型的蔓填窟蛇应该至少有沌化境七星实力,比起严誉涵来说强横的太多,太多!

现在还能怎么办!跑啊!

严誉涵旋即在这周转起来,飞快的速度在一具具蔓填窟蛇的下搜索着。终究还是取得了数枚沌晶以及蛇胆,而后可以听到后方那巨型蔓填窟蛇的怒吼,不过严誉涵凭借他的飞毛腿,早就是逃之夭夭。

对于打不过的事物,他还是秉承着走为上策的决心。若是打不过,我跑还不行吗?

捧着手掌还带着点点热气的沌晶和蛇胆,严誉涵径直吞下数枚蛇胆。啧啧称道:“味道有点咸了,下次吃这个蛇胆还是加一点白开水味道会更好!”

若是这句话给蔓填窟蛇的族人听到并理解了,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!

江西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徐州治疗龟头炎方法
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
江西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徐州治疗龟头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